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赴外留学 >> 留学感言 >>  正文
 
云上的日子-芬兰交换留学报告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09-12-08 阅读:

云上的日子

––芬兰交换留学报告

 

生活的美妙就在于人永远都可以有梦想,而且梦想永远都有成真的可能。

 

记得自己还是十来岁的时候,有一期央视的“正大综艺”,讲芬兰举世闻名的桑拿浴,说当地的人们在寒冷的冬季洗桑拿,蒸透了就跑出木屋上雪里打滚,然后再跑回去蒸,之后再跑出去雪里,如此往复几个来回,舒筋活血、让人精神焕发。那时候我就想,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去一趟芬兰,享受一下这极端的桑拿。

 

2006年九月,我作为北京林业大学的一名交换生,被派往芬兰的赫尔辛基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。走出当地机场,一个瘦高的男孩接过我手中的行李,开车把我送到了事先申请好的公寓。这个男孩是赫大的志愿者,当我们在车里闲聊时,除了感叹一路景色雅致,我对自己在这个国家即将经历的精彩一无所知。

 

人生很多际遇,那些最珍贵最有价值的,往往得益于毫无功利心的、不经意的坚持。

 

离开中国之前,我给自己这一年定下了好多目标,有些实现了,有些没有。但是回过头细数,最大的收获似乎都是计划之外的。人让我讲讲在芬兰的生活,我都愿意先说说自己的朋友,因为没有他们,就没有生活。

 

我住的是五个女孩合租的公寓,复式结构非常适合聚会,再加上邻居也多是各国交换生,几乎是每天晚上活动不断。记得刚到芬兰的第一天晚上,就赶上赫大的“新生预热派对”,跟室友邻居十几个人在赫尔辛基的街头夜游,一条街的酒吧,从头到尾的撒欢。后来知道,这就是欧洲非常流行的活动“bar crawl”。在北京,酒吧是种娱乐;在芬兰,酒吧是种生活。而我,还没开始娱乐,就已经在生活了。也就是在这天晚上,我再也不相信芬兰人是沉默而羞涩的。凌晨三点,在赫尔辛基的瑟瑟秋风中,我结束了无比憧憬充实以及冲击的一天,毫无醉意。

 

其后的日子里,我们这十几个邻居成了无坚不摧的好朋友,再后来,住在这同一条街的国际学生队伍越来越庞大,而我们几人的公寓则成了名副其实的活动中心。桑拿派对、伏特加派对、扑克派对、女孩派对、中国派对、土耳其派对、烧烤派对、感恩节派对、新年派对、圣诞节派对、妇女节派对、百家餐派对以及后来的离别派对,起起伏伏的日子就这样热热闹闹的上演着,一年里,我结识了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朋友,几乎遍布世界各地。其中相处的点滴,当然有可以轻易平复的小摩擦,其余的,全是笑声和动容。

 

而文化上的点点差异,也在一次次相聚中慢慢磨合。比如美国朋友们的一次感恩节聚会,就让我意识到其实,"be together"才是感恩节的主题,圣诞亦然,春节亦然。无论语言、文化、宗教、地理差异如何,我始终相信、并且来到芬兰接触世界各地的同学们后更加相信,人类的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,比如,让我们,在一起。

 

记得生日那天,我正好从土耳其旅行回来,累得只想赶紧冲回家。半夜机场出关,一群人围在前面低头看,我理也没理。走出五米远,听见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。回头,未见人,却发现地上有纸条。按照箭头的方向找去,是那群人,挤进去,地上一大盒提拉米苏,蛋糕上依稀可见“22”的图案,散落的纸上写着“Happy birthday Yumi~Your SWEET friends”这个毫无预兆的生日小聚着实让我又惊又喜,于是谢了在旁边微笑鼓掌的路人,赶紧从墙角挖出正在偷偷录像的他们。几个人神奇的变出叉子,当即坐在地上就把蛋糕干掉了。

 

最后离别的晚上,大家相约十年后的同一天再相聚,无论谁在世界的哪个角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都要赶回来大团圆,想找一个距各个国家都不太远的地方,结果地点选在了哈萨克斯坦,眼泪未干,大家又笑做了一团。其实在这个队伍里,每个人都很默契,离别时不说“拜拜(bye)”,只道“再相见(see you later)”。

 

光荣起源于伟大的梦想,我们必须常常检点反思,在我们的工作中,哪些是没有梦想的,发现了,就要尽快革除它。

 

我很感念北林的两年学习,它为我的专业打下框架并赋予我求知最基本的工具。同样,我也感念在赫大读书的一年,因为这所学校给人梦想并积极为学生梦想的实现提供可能。

 

芬兰曾经连续两年被评为世界综合竞争力最强的国家,现在依然未列三甲,这与其出色的教育体制是分不开的。在赫大学习的一年,感觉学生的自主程度很高,也都相当自觉。就我而言,每天在上课的时间也就是二到四个小时,课很少能够排满,但要花不少功夫在图书馆里,时间大约是上课时间的三倍。芬兰采用欧洲学制,一年四个小学期,除去寒暑长假,一学期大概只剩两个月,所以一本四五百页的书,就常常要在短时间内完成。有时赶上课程紧张、考试密集的时段,压力也很大。我就曾经过过一面每天研究七八十页书,顺带做读书笔记,一面赶着完成另一科结业论文的日子,那时同伴之间那种相互支撑的感觉让人印象非常深刻,一切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隔阂都很容易在重压下被敲碎。

 

除了考试,有两样东西在这里是不可避免的。一是课堂演示,二是课程论文。

06年深秋,我做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presentation(即课堂演示),题目是关于芬兰政治文化体系(Finnish political culture and system)。作为班上唯一的亚洲面孔,一周的准备时间里,我集中在想的都是该怎样入手,才能让这个展示既有趣又有内容,因为我没有政治专业的背景,也没有native speaker的优势。几经权衡,我选择了做中芬的比较分析,从自己最熟悉的国情入手,也可借此机会消除一些西方同学对我国的误解。我先上台,打开幻灯片的封页,然后走下来亲手发给每个同学一份内容摘要,做眼神交流、道谢,这样在开始presentation之前,就有了一个良好的观众氛围,也让我心里踏实不少。之后,我回到台上,简单交待了自己的背景,开始报告。整个过程,可以说让我很陶醉。我站在一个外国人的角度,讲我眼中的芬兰,同时也站在一个中国人的角度,讲我心中的祖国,一切进行的都自然而然,台下笑声不断(在我认为大家该笑的地方,老外们都没有让我失望),我更能看得出大家的眼神很专注,这种良好的互动让我发挥得很自如。二十几分钟的presentation结束,我赢得了这节课最响的掌声,一个爱尔兰男孩在台下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first.your presentation is so interesting that i even don't know what I should do next,教授更是用perfect一词作结。再后来在台上回答了三个问题,分别是台湾、贫富差距、一党专制,都是意料之中,让我着实过了一把新闻发言人的瘾。之后的几个月,presentation越做越多、也越做越顺。最后一次是和一个法国同学合作关于消费者行为学的课堂演示,被全体同学投票选为第一名。

 

至于论文,一般要求都在十二到十五页左右。因为从前从没有用英文写过这样长的正式文体,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不适应,所以只能多读、多请教。在芬期间一共写过三次论文,每次的分数都比前次更高些,直到最后一次得到满分,这样的进步总是让人很欣喜。

 

在芬期间,我还参加了一次托福考试,因为我不相信外语会因为人在国外就“自然而然”的变好,任何长足的进步都需要不断的努力。参加这次考试,正是为了激励自己不放弃对英语的学习。非常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周五,参加了一场四个小时的国际市场营销考试,之后第二天,就参加了这个新托福网考,五个小时,那个周末确实过了一次考试瘾。托福最后得了102分。

 

总体来说,这一年的学习经历是相当快乐的。在交换的后期,经教授介绍,我参与了本学院一项消费经济学的研究,调查分析发展中国家消费者对致害食品的态度。一个多月的学习让我对经济学研究方法有了基本的认识、如何根据需要构造一篇论文、如何有效地查找资料并且不侵权的援引,更是熟记于心。我深信这些技能,会对自己将来的学习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 

背起行囊,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,请开始一段发自心底的朴素的旅程。当来年再回首,看看自己走了多远,心有多明澈。

 

我是一个热爱旅行的人,为了目的地的开阔,无所谓把自己弄得多累多脏。人在芬兰,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。一年来,与不同国籍的朋友,走访不同的国家,怀着不同的心境去体会不同的生存状态。基本游荡在欧洲,却不好博物馆、对宗教持平庸态度,唯喜欢转大街,狂热于发掘各国最市井的生活,并沾沾自喜的试图体会其背后的民族性格。

 

芬兰、瑞典、丹麦、荷兰、俄罗斯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捷克、波兰还有土耳其,都留下了我们穷游的痕迹。那一次次出发再出发,凝结了多少魂牵梦绕的冲动;旅行中一次又一次凝视山水、与历史对望,这又洗尽了多少铅华,恐怕连我们自己都说不清。

 

常有人说,法国和意大利的缺席是我这一年里的一个遗憾。其实,纵然它们近在眼前,我却不想像完成任务一样去追逐那些“非去不可”的经典。我在自己的路上,只寻找我想停留的据点。那些注定某日邂逅的名都,与其匆匆点破,倒不如绕道而行。有遗憾,于是在欧洲,就还有梦想。

 

赫城的春天阳光铺撒,那一席温暖。可以瞬间融化极北之地隆冬里长达三个月的漫漫长夜。

 

人似乎总是看清了整体,却看难了细节。比如一年前,我会认为独立生活是件简单的事儿,而做饭实在是件难事儿。感谢在芬兰的生活,女孩们都笑称它是“好媳妇训练营”。

 

经高人指点,内心通晓,发现原来家常菜菜谱,实乃内功之本。自己道听途说了一年也琢磨了一年,做菜已经不在话下。学做饭不比学知识难,而且更能给人触类旁通的惊喜和花样翻新的激情。也许作品依然外表朴素,但美丽的日子,不需要雕花萝卜的点缀,也依然是味道醇厚的。有时想起每个周末从口袋里伸出头来的大绿葱,感觉自己真是居家。仰天长笑,终于有一天,不靠速食品,我也可以活色声香。

 

光做饭还不止。我这些欧洲朋友,闲下来的候都喜欢自己做幅小画、做点小手工、烤些小糕点什么的。耳濡目染,我也开始学着做起来。到后期,家里的窗帘、烛台、壁画都是我们自己做的。当时并没有意识到,这种为生活找乐子的积极心态,尤其在芬兰冬天的漫漫长夜里,于我们而言,真的异常重要。芬兰名列前茅的自杀率和酗酒者比例,就可以轻易解释一切。

 

于是这些生活的点滴,让我越发相信,相由心生。美丽不来自于五官的精致,而来自于它们所传达的气息。内心明澈的人,定是气色明媚,神态从容。常说二十几岁做到从容可不容易,这么好的年龄,不愠不火,我乐意慢慢修炼自己。

 

北京林业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处 版权所有[管理入口]